新闻资讯  
 
医疗垃圾黑链条观察: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天下
时间:2013-08-08 09:00 点击:

  本页是江苏琳琅玻璃制品有限公司最新发布的《医疗垃圾黑链条观察: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天下》的详细页面,感觉写的不错,这里给大家转摘到江苏琳琅玻璃制品有限公司,为了大家阅读方便。

  医疗垃圾变身“塑料添加剂” 医疗垃圾黑色链条调查

  揭西探秘

  各种来自佛山市各大医院未经过处理的医疗垃圾堆积如山

  医疗垃圾被称为头号危险废物,相关条例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

  ■专题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张小奋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陈海生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郑光隆 林良田 周达标 王吕斌 陈海生 谭欢 刘操

  揭西县僻静的深山老林里,黄色塑料袋包装的医疗垃圾堆积如山,亮晶晶的针头、斑斑血迹的纱布……这些未经过任何处理的医疗废物,来源包括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佛山市中医院、佛山市南海中医院等。

  医疗垃圾,在我国《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被称为头号危险废物,另外《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也明确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垃圾,徐州玻璃瓶生产厂家也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堆放医疗垃圾或者将医疗垃圾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

  那么,这些医疗垃圾是经过何种途径流出?最终又流向何方?新快报记者进行了持续数月的暗访调查。

  山路两边遍布医疗垃圾

  今年2月底,来自揭西县南阳乡睡鱼坑村隔壁村的村民向新快报报料称,有人在睡鱼坑村的深山老林里大规模分拣医疗垃圾,粗略估计,有10吨之多。他担心这些随意堆放的医疗垃圾,未经任何防护可能会给村民带来传染疾病,而分拣后所遗留的针头随时可能扎伤进山的村民。

  沿着238省道从普宁流沙往揭西的方向行进,在普侨区拐入一条县道后,就进入普宁与揭西交界的一片山林里。穿过揭西县南阳乡睡鱼坑村,驱车沿着泥泞的山路爬行半个小时后,山路两边赫然出现黄色成袋的医疗垃圾,脏兮兮的输液瓶和输液管,有的扔在路边的草丛里,有的挂在树枝上,残破的黄色医疗废物专用包装袋里,散落出发黑的纱布和医用橡胶手套。

  更多的医疗垃圾堆在不远处的开阔地带。人还未靠近,就已经闻到一股臭味,苦涩的恶臭味让人直欲作呕。这堆医疗垃圾未做任何防护措施,甚至连简单的围屏和遮盖都没有。带着针头的一次性针筒和输液管、各钟试管、玻璃药瓶等常见的医疗器具散落在地上,有些针头、试管、针筒和输液管还带有已经发黑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标签显示来自佛山各大医院

  虽然经过风吹日晒,专门用来打包医疗垃圾的塑料袋和纸箱均已残破不堪,玻璃瓶生产厂家但印上去的危险品的标识依然可以见到。在一些医疗垃圾中,露出几个残破的输液瓶和几张遗弃的化验单。输液瓶破旧的标签上写着药名、相关的科室和患者姓名。从药名和相关科室的名字上可以得知,这些医疗垃圾不仅来自医院急诊科、内科住院部等普通的科室,有的还来自感染科。记者在一个黄色塑料袋拣出两袋氯化钠注射液,上面均贴着佛山市南海区中医院住院输液单,其中一张输液单上显示患者是内一科病4012床的章某,其年龄为35岁,输液日期为2012年9月11日,该名患者注射了0.9%氯化钠注射液100ML、头孢曲松钠粉针(进口)1G,其中药物集中配置,采取了静脉注射的方式。另外一张输液单显示患者是内一科病4013床的陈某贤,年龄为83岁。

  记者又翻开其他塑料袋,仔细查看几个输液瓶标签和化验单,发现除了佛山市南海区中医院外,这里还包括了佛山第一人民医院、佛山第二人民医院、佛山中医院、佛山市妇幼保健院、佛山市顺德区桂州医院和佛山市南海区第一人民医院等,几乎囊括了佛山各大医院。

  分拣后卖给废品收购站

 ∩以见到,里面装的是一些输液瓶之类。

  3月10日记者第二次进山探访时,发现山上的医疗垃圾依然堆积成山,玻璃瓶厂家而平房内的那几十袋东西却不见了,去向无人知晓。记者仔细查看,发现平房前的空地里,存在着填满的痕迹,拨开泥土,记者看到,一些无法处理的医疗垃圾被掩埋,其中包括针头。记者连续蹲守,山上的分拣点和山脚的平房依然毫无动静,有村民表示,因为近段时间风声比较紧,所以停止了分拣。

  按2007年7月1日起施行的《广东省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卫生机构应当按照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化学性废物分类收集、暂时贮存和运送本单位产生的医疗废物。禁止将医疗废物与其他废物、生活垃圾混装。医疗废物与其他废物混装的,应当按医疗废物处理。

  根据卫生部2005年发出的《卫生部关于明确医疗废物分类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这类废物回收利用时不能用于原用途,用于其他用途时应符合不危害人体健康的原则。”

  ■村民说法

  分拣医疗垃圾在当地已多年

  在普宁市里湖镇一家废品收购站里,一名年过五旬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分拣医疗垃圾在当地已有多年,几年前她就曾到附近的田厝寨帮一位收购废品的老板在山上分拣过。

 〈到记者上门谈生意,而且是医疗废品的生意,店主陈先生先是警惕地盯着记者,不过一段时间的交谈后,陈先生逐渐放松了对记者的警惕,他表示虽然佛山市对医疗废品回收有严格的禁令,但自己跟医院领导关系好,所以能够做这一行的生意。“佛山抓得很严,只要发现有一个输液瓶就罚10万元,一般人都不敢做的。”陈先生说,随后陈先生并且将记者带入“戒备森严”的仓库。记者环视一下该仓库,仓库内各种生活废品成堆,杂乱无序地堆放着,唯独有一堆废品堆放整齐,而且已经打包整齐,明显与其他废品区别开来。

  要联系好下家才能收货

  陈先生带着记者绕过其他废品堆,来到打包整齐的废品前,从里面掏出一个输液瓶对记者说:“输液瓶回收有两种价格,如果里面还有水的话,就4000元一吨,如果医院能分好类,将水放掉的话,价格更贵一些,每吨4800元回收。”陈先生仔细介绍着医疗废品回收的价格,除了输液瓶外,陈先生还指着旁边一个塑料袋称,里面的是病人用过的痰盅,尿盅,因为这些也是塑料制品,所以也能回收,回收价格也参照输液瓶的价格。不过由于已经打包整齐,无法将样品取出来,但从缝隙和形状和辨认出其中一个是尿盅。而对于输液管和针头,陈先生坦言“不好卖,不敢存货。”一定要联系好下家时才能收货,而且收到货就要马上运走,不能在废品站停留太长时间。

  “这些都是对面更合医院收过来的,这里废品店这么多,为什么他们(医院)愿意卖给我,那是因为我跟他们医院的领导熟,这医院的医疗废品都是我包了的。”陈先生毫不忌讳地说,之所以在医院对面开店,就是因为收医院的废品方便。

  ■医院现场

  “感染性废物”装进黄色专用袋输液瓶用黑色垃圾袋存放

  5月16日下午,新快报记者来到佛山市中医院暗访,在该院输液量最大的门诊输液大厅,记者发现位于卫生间的角落放置了5个垃圾箱或投放口。在一个三合一垃圾箱上,分出了三种垃圾分类投放口,其中一个标识为“生活垃圾”,另外两个投放口贴着黄色,带有医疗废物标志,分别标识为“感染性废物”和“损伤性废物”。而在三合一垃圾箱旁边,还有两个独立的垃圾箱,箱口标识为“玻璃瓶”和“塑料袋(瓶)”。

  在输液大厅,每当有病人输液完毕后,护士会将输液袋(瓶)与附带针头的输液管分离,针头连带输液管会被放入“损伤性废物”箱,而输液袋(瓶),则会根据其材质,分别投入“玻璃瓶”和“塑料袋(瓶)”垃圾箱中。

  当清洁工清理上述垃圾箱时,记者发现“感染性废物”和“损伤性废物”由黄色的医疗废物专用袋存放,而“玻璃瓶”和“塑料袋(瓶)”则用普通的黑色垃圾袋存放。清洁工表示,黄色医疗废物专用袋中的垃圾,将被运到医院的医疗废物暂存点,最后由专车接走销毁。而黑色垃圾袋中的“玻璃瓶”和“塑料袋(瓶)”,运走后是被销毁,还是被出售,她并不清楚。

  ■填埋中心

  输液瓶经高温蒸馏后填埋

  在采访中,据在该中心负责处理医疗垃圾的员工阿杰(化名)介绍,负责医疗垃圾处理的总共是四五个人,而且医疗垃圾处理站是整个垃圾填埋中心最核心的地方,除了负责处理的人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入。

  阿杰说,在2010年之前,医疗垃圾采用焚烧的方式来处理,但是在焚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的气体,而且处理成本比较高。2010年以后,新建了几条垃圾处理线,采用高温蒸馏的方式来处理医疗垃圾,所有的医疗垃圾进入处理站后,会被送到一个蒸馏室,然后蒸馏室产生900度以上的高温,将输液瓶等塑料制品融化后,拉去填埋。这种处理方法一来不会产生有毒气体,另外高温除了可以融化塑料制品,也可以杀菌消毒。除此之外,高温蒸馏以后的输液瓶体积,只剩下原来的百分之一不到,填埋的话占地面积很小。

  对于有无人从中将医疗垃圾私下拿出去卖?阿杰表示绝无可能,“运垃圾的车都是密封,过来直接到核心的医疗垃圾处理点处理,医疗垃圾带有采以看到“注射液”等字样。

  从这个房间旁边的小门,可以进入到另一个房间,三人围坐在一台类似清洗机器旁,从一头将瓶子塞进去,用不了十几秒,瓶子就会从另一头出来。当记者正想进入一探究竟时,却被里面出来的一名男子赶出来。记者留意到,该房间的墙壁上标着“生产车间,闲人勿进”的红色大字,但是从里面走出来的工人,没有穿洁净的白色隔离衣,也没有戴帽子,都是普通的便装。

  4

  “生产车间是商业秘密”

  5月10日,记者以采购商的名义进入普宁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工厂的老板名叫庄义浩。据他介绍,工厂主要代加工各类保健食品,以氨基酸等口服液为主。250毫升规格的口服液,是替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代加工,主要有“弘信牌天麻氨基酸”和“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两种口服液。

  “像这种250毫升规格的氨基酸,每天可以生产两万瓶。”庄义浩说,灌装后的产品,需要一周左右的沉淀。只要当天下订单,他可以在7天内发货。“你们不用担心我的生产能力,要多少就能生产多少。”庄义浩说,可以从他的工厂直接拿货,不用通过保健食品公司。

  其间,记者多次提出要参观其生产车间,但庄义浩均以“生产车间是商业秘密”为由拒绝。而后记者以电话为由走出办公室,边打电话边往生产车间的方向走,但还没靠近生产车间的过道,庄义浩立即就从办公室出来,大声说:“车间那边你不能去”。

  保健品公司总部在广州

  产品通过网络销往全国

  记者从“弘信牌天麻氨基酸”和“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的外包装上看到,这两种产品均由广州弘城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出品。随后记者通过网络查询到该公司的客服热线,接通后接线员明确告诉记者,该公司总部在广州白云区,但是产品都是通过网络销售,只接受网络和电话订单,公司并没有展厅,所以谢绝客户上门参观。

  记者发现有一家名为广州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的企业在网络上销售“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和“弘信牌天麻氨基酸”。5月10日,记者找到这家位于普宁市流沙池尾新春路12栋的公司。该公司的招商经理陈小姐证实了这两种产品均是广州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出品,均由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生产。

 ∩以看到刻度的塑料碎片。“这个也是针筒(输液瓶)那些的?”记者问。肥仔很肯定地回答:“对!这些就是用输液瓶打出来的,你买回去是无法直接上注塑机。”见到记者对塑料输液瓶碎片有兴趣,“肥仔”介绍说,输液瓶打出来的碎片比较薄,注塑机用不了。因此,在澄海各家“二料”作坊,一般不会单卖塑料输液瓶碎片。此外,因为输液瓶和针筒都是透明的,而且是用上等的原生料做出来的,质量较好,所以将其掺合到其他塑料碎片后,可以做成色泽较为光亮的“二料”,这个过程用行话来讲就是“提亮”(即增加其光泽)。

  “肥仔”解释说,普通“二料”重新融化后做成塑料玩具,其色泽肯定会比用原生料做出来的要差很多。但是用提亮过的“二料”可以做出色泽较为光亮的玩具配件。“看起来跟用原生料做出来的差不多,重量也相差不了多少,只是透光度会稍微差一些。”据“肥仔”透露,提亮后的“二料”价格跟提亮前相差将近1000多元。

  “这是每吨8000多元的‘二料’。而这些是每吨9400多元的,比8000多元的看起来要靓很多吧?”“肥仔”进一步透露其中的奥秘:这两种“二料”都是用同一种塑料碎片做成的,但后者是按一比一的比例掺合了输液瓶碎片,做成“二料”后可以卖出9400多元的价格。“你说这样还要不要加输液瓶进去?肯定要加!”

  据“肥仔”透露,针筒可以直接粉碎后当做“二料”。而一些档次较差的塑料碎片,在做成“二料”时就没有必要掺合输液瓶碎片,因为要将其“提亮”到满意的程度,需要加入大量的输液瓶碎片。“那样做不划算,本身输液瓶碎片的进货价格都要8000元一吨,价格上没有优势。”

  3

  “二料”做玩具利润很大

  “肥仔”表示,他对塑料这一行很熟悉,只要将玩具的样品拿来给他看,他就能找出适合的“二料”。5月12日,记者特意购买了一套档次较高的“迷你投圈”塑料玩具,再次来到“肥仔”的二料作坊暗访。

  “这些投圈都是用原生料做的。”“肥仔”见到记者出示的玩具,拿起其中的几个塑料圈说,“但是这些也可以用‘二料’来做,效果差不多的。只是其透光度会稍微差一些,但是没关系,基本上外行的人看不出来。”

  “肥仔”随后从仓库里拿出一些绿色的颗粒状“二料”跟其中的一个绿色塑料圈对比,可以看得出“二料”的颜色比塑料圈要暗淡很多。“颜色可以通过加输液瓶碎片和色粉来调整。”“肥仔”说,用他所出示的这种绿色颗粒,再掺一些塑料瓶碎片进入做成“二料”后,每吨的价格在9000元左右。而目前原生料最便宜的每吨也要一万多元,所以用“二料”来做玩具,利润空间就大很多。

  “用针筒和输液瓶做出来的玩具,也能检测过关。”“肥仔”说,玩具检测时,主要是查产品的强度、化学物质等各项指标是否符合标准。而针筒和输液瓶等医疗器械,按照国家规定都必须用上等的原料来制作,回收后做成的“二料”,各项指标都比较高,所以做成玩具后,也能检测合格。“比那些回收了几次黑色‘二料’还要好,那些都是用烂塑料的废品做成的,可能会含有毒物质,味道也不好闻。”

  “肥仔”也坦言,他也知道按照国家的规定,针筒等一次性的医疗器械使用后都必须集中销毁,但是这些医疗垃圾都是“好料”,当做废品回收可以卖出较高的价钱,所以大家都抢着去回收。

  4

  精加工的塑料碎片每吨加价1000元

  记者询问几种塑料“二料”的价格,“肥仔”的报价均比里湖同类型的塑料碎片要贵1000元左右。对此,“肥仔”并不否认,他坦言,做生意肯定要赚钱,而且他从里湖进购的各种塑料碎片后,还需要进行再一次精加工后才能变成“二料”。

  据他介绍,废品收购站只是对塑料废品进行简单的分类和打碎,所以从里湖进购的塑料碎片,邋邋遢遢且含有很多水分和杂质。水分主要是废品收购站对塑料废品进行初步打碎和清洗后,没有晒干或烘干。杂质是其他类型的塑料碎片和头发、泥沙等。

  因此,“二料”作坊从废品收购站买来的塑料碎片,严格来讲不能算是“二料”,因为还不能直接提供给玩具加工厂使用。他必须将这些含有杂质的塑料碎片进行挑拣,接着再次碾碎,用药水清洗干净后,再用机器甩干和烘干。几道工序下来,才能做出干净、干燥的“二料”。“每吨虽加价1000元,但扣除这个加工过程的损耗、水电费和人工费,我最多也只能赚几百元。”

医疗垃圾黑链条观察: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天下
■收来的塑料废品碎片要再次进行分拣。
医疗垃圾黑链条观察: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天下
■分拣后再次粉碎并用水清洗,将沉在水里的料去掉。
医疗垃圾黑链条观察: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天下
■清洗后摊在地上晾干。

  三无塑料玩具或含医疗垃圾成分

  玩具生产

  ●多使用较差的“二料”,有刺鼻的甲醛味,产品不合格,厂家也不敢印厂名和厂址

  ●业内人士透露,不用出口检测的玩具,基本上都会使用“二料”,反之则用原生料

  我国法律明令禁止医疗垃圾回流社会,必须按规定进行销毁。因为医疗垃圾中的病原微生物容易造成传染性疾病,所含致病细菌及病毒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倍甚至上千倍。

  而根据“肥仔”介绍,遍布澄海大街小巷的“二料”作坊,加工出来的“二料”,基本上都是销给周边的玩具加工厂。而那些掺合了医疗垃圾的“二料”,也随之流入到玩具加工厂。经过注塑机加工后,变成了一件件玩具配件,最终组装成三无玩具流入到儿童手中。记者对这些玩具加工作坊进行暗访时,发现其中也有使用掺合医疗垃圾的“二料”。

  1

  多家作坊销售掺医疗垃圾“二料”

  除了“肥仔”的作坊外,还有没有其他作坊在制售掺杂医疗垃圾的“二料”?

  5月14日,记者从231省道进入到莲下镇的工业区内了解,在上寨村路段的一家“二料”店,约30平方米的店铺里停放着一台破旧的塑料粉碎机,角落里堆放了十多包灰色的编织袋。店主是一名约30岁的青年男子,自称姓施。当记者表示要购买一批“二料”时,施先生从里屋拿出一把半透明的塑料颗粒,开价9600元一吨。

  次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施先生的“二料”批发店,见到该店多了几包白色编织袋。施先生解释说,他的货基本上都是通过仓库直接发给客商,所以店里不会存放太多的货。随后,他从白色编织袋中取出一小把“二料”给记者看。记者发现这些“二料”由白色非透明的塑料碎片组成,其中还掺杂了一些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

  “这些白色透明的料是不是输液瓶?”记者直接问施先生。他先是笑着说:“可能是输液瓶吧。”在接下来的闲聊中,他才承认,那些白色透明的料就是输液瓶,还有其他透明的塑料瓶碎片。

  随后,记者转入到莲下镇永新工业区,一家作坊的女主人明确地告诉记者,掺合在大白桶碎片中的白色透明料,就是打碎后的针筒和输液瓶。“你不说谁知道这些就是输液瓶?现在废品站都不敢明目张胆收购针筒和输液瓶了,所以量比较少。我们都只掺合在其他料中一起卖。”

  2

  "二料"是否掺医疗垃圾难分辨

  据“肥仔”透露,加工出来的“二料”,基本上都是销给周边的玩具加工厂。5月16日,记者在“肥仔”的“二料”作坊,就目睹了一次出货过程。

  当天下午,当记者赶到的时候,见到“肥仔”正在忙着将一辆车牌为粤DU0402的货车倒进仓库内。过了十来分钟,一名搬运工骑着车冒雨赶到,脱了雨衣后在“肥仔”的指挥下,将堆放在仓库内的一包包“二料”往车厢内搬。

  “这些料是要送去哪里?下这么大的雨还能送货出去?”记者见状随口问了一句。

  “下大雨也没事,很近的。”据“肥仔”透露,往货车上装的货正是上次给记者看过的“二料”,即掺合了输液瓶碎片做成的绿色颗粒,价格9400元的那种,共78包。

  就在装货时,门口有辆标有“工商执法”字样的小车经过,几分钟后又转回来再次经过。对此“肥仔”并不以为然,“现在出的货是再生料,谁还看得出来?”

  记者找借口离开后,另一组记者在“肥仔”的作坊附近蹲守,发现标有“工商执法”的小车停到了“肥仔”的作坊门口,两名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进去后,很快又出来并将小车开走。随后,“肥仔”开着上完货的粤DU0204货车从仓库内出来,径直开往工业区的深处。那片区域集中了好几家没有招牌的玩具加工作坊。

  3

  工厂只管加工不管原料成分

  那么,这些来源不同、只经过简单处理加工成的“二料”是怎样做成玩具的呢?在澄海,生产塑料玩具的小工厂一家挨着一家,而且大都没有悬挂厂名。记者随后对这些玩具加工作坊进行调查。

  5月18日上午,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下窖村的阿元,约定到他的加工作坊“谈生意”。一台注塑机和一台吹瓶机,再加上一间一百多平方米大的厂房,这就是阿元的全部家当。他没有生产自己的产品,主要是代别人生产玩具配件。记者采访时,他的两部机器都在生产玩具配件,使用的均是原生料。

  但是记者在阿元的作坊角落里,发现有几包“二料”,其中有一包掺合了各种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其中有一些是输液瓶碎片,有的碎片上面还可以看到类似针筒的刻度。阿元坦言,他只是帮客户加工,原料由客户提供,就算是客户送来掺有医疗垃圾的“二料”,他也没办法。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莲下的李厝宫村工业区内一家带加工玩具配件的小作坊。老板阿生在带记者参观其生产车间时,顺便让记者看了客户放在他那里的“二料”,其中一种是阿生自认为质量不错的“二料”,里面也掺合输液瓶等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

  据阿生透露,因为原生料的价格浮动比较大,而“二料”则会出现质量不稳定的情况,所以他一直都是包工不包料,自然也无法控制客户使用哪种原料。

  据在澄海经营塑料原生料生意的林先生透露,不需要出口检测的玩具产品,基本上都会使用“二料”,反之则要用原生料或档次较高的“二料”,以便能检测过关。而掺合了针筒和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做成的“二料”,算是档次较高的,而市场上卖的那些“三无”产品玩具,有的就用医疗垃圾来做的。

  4

  三无玩具多用比较差的“二料”

  之前央视曾对澄海的玩具厂家使用含有医疗垃圾的“二料”生产玩具进行报道。报道中提到,在一些玩具生产厂里,用多次回收的“二料”生产玩具,都有股刺鼻的甲醛味道。而甲醛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致癌和致畸形物质,是公认的变态反应源。有研究表明,儿童对甲醛尤为敏感,能造成慢性中毒,甚至引发白血病。

  玩具生产厂工人也说,“有味的这种料就是有甲醛。因为甲醛料结实,甲醛料做出来的产品结实耐用。”原来,多次回收使用的“二料”牢固度很差,在黏合过程中要使用到胶黏剂,而这就会释放出甲醛等有害物质。

  用“二料”加工生产出来的玩具,照样可以进入玩具市场销售。记者看到,部分商家仍在销售一些没有国家质检部门颁发的3C安全认证标志,甚至很多产品连厂址、厂名都没有标注的三无产品。而我国对塑料玩具的生产、销售环节有着明确规定,“必须经过最基础安全3C认证,并标注认证标志后,方可出厂、销售”。

  有商家向记者承认,三无产品玩具,很多都是使用比较差的“二料”。因为不合格,所以大家都不敢印厂名和厂址。而且这类伪劣产品基本都是找人代加工的,“确实也没有厂家和厂名可以印上去”。

  这类玩具的质量无人敢保证,但是,最终却流入到孩子们的手里。


(责任编辑:leonlee07)

  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详细内容,涉及到医疗、记者、输液、垃圾、碎片、玩具、塑料、废物等,看完如果觉得有用请记得收藏。

Tags: 医疗,记者,输液,垃圾,碎片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13382658811 13395228811
电话:0516-85109859
传真:0516-85067907
邮箱:china860516@126.com
邮箱:china860516@163.com
地址:徐州市北郊前八段工业园区
 
徐州玻璃瓶厂(xztt.com)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徐州金桥网络
联系电话:0516-85109859 手机:13382658811 13395228811 邮箱:bolipingxiaoshou@163.com
地址:徐州市铜山区八段经济开发区 邮编:221000